威尼斯24小时:恒丰开局连跪角旗杆还添乱 新军第二年路可不好走

         清晨,急促的马蹄声打破了许昌的沉闷,刚刚打开城门的士兵,远远地看到官道的尽头处,一支狼狈不堪的骑兵队伍向着这边飞驰而来,残破的旗帜上,依稀能够辨认出夏侯两个字。